General

PRESS: 威省市议会例常会议展延的讲词 2012年2月


My MPSP full council adjournment speech delivered on 29 February 2012. See Malay version here.

当全球迈向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正处于一场席卷全球的危机。我之所以用危机二字来形容,是因为这个现象是在短期内发生的巨变,乃至有摧毁和瓦解当前整个社会体系和结构的可能性。然而,危机,往往也是契机,也是人类转变或改革以迈向未来的历史性时刻。这一点,也正能道出目前槟州的情况。
这项危机,可以说是源自于思维革命。其代表人物,就是已故苹果电脑公司的创办人兼首脑——史提夫乔布斯。思维革命的要点,就是个人与社群勇于创新和展现另类思维。换句话说,即是勇于突破旧有的、传统的思维框架和局限。思维革命的启动,主要是因为全球各种资讯的传递和获取方面,有了飞跃性的发展。资讯的获取和分享,变得愈来愈迅速、愈来愈便宜、也愈来愈广泛。举个例子,一家企业,可以在任何时刻,获取关于全球数以千万计消费者的各种数据,如消费取向、消费形态、对各种产品或服务的反应等等。这些数据,往往能轻易地通过类似谷歌的搜索方式获取,或者通过类似面子书的张贴方式获取。

就以最近的例子来说吧。我个人喜欢引用YDP最近在金马仑高原所召开的市议员简介会上所发表的一段讲词。他说目前威省市议会不只是依赖数量有限的官员去监管威省的各种城镇民生问题而已,同时还通过面子书的网友社群去探索各区域所冒出来的课题,并且还通过威省市议会的官方网页向市议会本身作报告。
思维革命,不仅仅是造就了科技上的突飞猛进,还同时间接地启发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地区和国家的政治革命,如前苏联盟国、非洲、阿拉伯和亚洲。当一个社会掌握了更多更广的资讯,并有能力和勇气在主流或正统的框架外思考时,民众便开始质疑各种现有的传统,如国家的政策、趋向和行政方式等。

有鉴于此,政府本身必须知觉一点:政策的透明度,不是一项可以拿来跟人民讨价还价的观念。过往的时代,政府可以通过资讯的垄断,包括对各种媒体的垄断,如报章、广播和电视,来管制资讯的传播。甚至有许多政府,包括大马政府,在中央层面上以机密法令来限制民众对某些资讯的掌握。

思维革命所并发的危机产生后,这一切都将改变了。不论政府是否愿意开放资讯,资讯还是一样会广泛地、廉价地、大面积地被传播和分享。在民主制度的国家如大马,人民将会通过对资讯的掌握而起来质问。因此,政府本身必须保持透明度。政府本身还必须站在前线上不断地公开其政策和行政方式。在这里,我呼吁威省市议会重新检讨市议会本身的资讯处理。槟州政府秉承着CAT的原则,其透明度,在全马各州之间是遥遥领先的。州议会也正在草拟有关资讯自由的条款。因此,威省市议会没有任何理由在行政上不采取更宽广的透明度。

在这里,请允许我提出三项建议作为一个开始:

一、        市议会必须在向民众传播会议的内容议案方面作出更多的努力,并且应该提升民众在会议中的参与程度。会议是作为一个地方政府的立法机制,因此民众的参与,特别是威省的民众的参与,是很重要的。在这方面,我也希望各大媒体能给予合作,即是每个月在会议进行前提醒民众来出席会议。

二、        允许民众注册成为委员会会议的观察员。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23项条款赋予民众参与委员会会议的权利。该法令亦同时强调地方当局会议时,必须秉承着透明化的原则,即所有地方政府会议都应该公开给民众,除了某些特别的情况。

三、        在威省市议会的官方网页上公布一下的资讯:会议议程、进度报告、有关财政预算的文件等等。

在此,我想强调的是,在思维革命的危机中,不论政府愿意公开资讯或否,民众最终还是有能力去获取和掌握该资讯的。连那些内部的秘密谈话和各种开销账单,都能出现在互联网上。身为当政者的,应该有所醒觉:资讯的管制和垄断已经被瓦解了。那些还是执意要隐瞒民众的政府将因此而付出代价。透明度和诚信度,不是我们的选择,而是我们的责任!

威省市议会,从议员到上级官员,从各级职员到社群,都需要在地方政府事务上,经历一个结构性的改革。我们必须与时并进,不然将会被淘汰。为此,我希望各位同志们,能支持我的建议,使威省市议会能成为大马地方政府的改革先锋!

沈志强

2012年 2月

About stevensim

www.about.me/stevensim

Discussion

Trackbacks/Pingbacks

  1. Pingback: PRESS: Krisis menjadi peluang untuk amal ketelusan « www.STEVENSIM.org - March 14, 2012

%d bloggers like this: